大學四年創業三次的那些坎坷經歷

時間:2020-08-27 09:50:11

  盡管目前還在中山大學讀書,盡管大學生創業不被看好,但從傳統領域到移動互聯網,我已經連續創業三次了。大膽,冒險,這是很多人對我的評價,今年即將畢業的我,在同學眼中,一直顯得很另類,下面小編就帶大家一起來看看吧。

  沒有店面,我們是怎樣做服裝生意的

  在鹽科技作者讀大二的時候從打印店老板那里了解到,班服市場利潤很高,每年開學他們都會招收大量學生做班服代理。當時自己身上穿的班服50多塊錢一件,質量蠻好,但是太貴。而市面上的班服多數都是30塊錢左右,質量和款式都相當差。

  那個時候就想,如果能夠推出一款質量和款式都不錯的班服的話,應該會有市場。剛好我姐夫是做品牌T恤代工廠的,找他大概了解T恤的成本,覺得利潤還可以。于是就找了個朋友決定要一起做。

  最開始想走代理模式,但是無法控制貨源,做不出有競爭力的產品,后來我們決定自己去找代工廠。

  暑假的時候和朋友天天去跑中大布料市場,看布,選輔料,了解行情,后來又去跑制衣廠,了解生產環節和成本。最后我們找到了一款手感、質地、款式都很棒的T恤,然后直接拿去代工廠打版?紤]到當時班服市場還沒有一個成熟的品牌,我們又找了幾個朋友做包裝宣傳,正式創辦尚尹團體服裝這個品牌。

  推廣的idea來源于市場營銷的一個課堂案例,當時老師講到了一種廣告模式----直郵營銷:用傳統信函的形式代替傳單廣告。

  在自己琢磨之后,我們決定把產品理念和創業故事寫成信函的形式,并且找人學習了如何折情書信封,然后把信裝進折好的信封里。每一封信都是手工做成,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是情書。

  因為我們沒有店面,消費者看不到我們的產品,心里會沒底。于是我們花了血本做了一批紀念服,準備作為“禮品”拿來送給班長。借送禮,讓人先用,讓他們對產品放心。確定了生產,有了漂亮的“情書”和“禮品”,我們開始在各個學校招人,當時依靠團隊成員在廣東各高校的老鄉會,一下子在60多所學校組建起了代理團隊。

  為了控制風險,我們為代理團隊提前設計好了執行流程,讓各個學校的代理每人負責3-4個學院,先收集好學院各班級班長的聯系方式,然后每個院約出一個班長將我們的創業故事講給他聽,最后再讓那位班長把我們準備好的信函轉交給院系的其他班長。這種方式幫我們節省了大量時間和人力成本,后面送紀念服給他們的時候也比較容易取得班長們的信任。

  就這樣,一個月的時間,我們賣出了50000件T恤。那個時候立志以后要把尚尹打造成中國校園團體的冠軍品牌。

  可是班服是季節性的市場需求,每年只有8-10月份才會有單,其他時間基本上沒有太多事情可以做,而自己哪閑得住!

  想做委內瑞拉總統選舉的生意,但為什么沒有做成

  大三寒假的時候,一個交換生朋友介紹了一對做服裝外貿的意大利夫婦給鹽科技作者。當時委內瑞拉總統選舉,他們作為代表采購商之一要來中國采購1000萬件外貿T恤。而我做班服也是自己找的廠,基本上廣州這邊的制衣廠我都找過,也認識了不少做外貿的廠家,當時朋友介紹過來的時候問我可不可以在一個月內出1000萬件T恤。

  接到這個單的時候我立馬就打電話給廠,老板說幾個大廠說一起出貨的話有可能來得及。于是我就答應了。當時我爸告訴我他有個朋友是做出口閥門的,做外貿可能幫得上忙,后來我就聯系到他,跟他請教了很多做外貿的門道,還找好了深圳的做航運的物流公司。

  不過廠家突然說產能不夠,然后我自己就去跑深圳和虎門,想找多點廠一起合作,但是過程中浪費了太多時間,廠家的價格也很難談到合適。

  委內瑞拉那邊最后沒有找我們這邊拿貨,單子也沒做成,不過好在當時沒有簽協議打錢,不然出不來貨問題會更大。

  前前后后折騰了一個多月時間。這次失敗主要是因為單來的太倉促,自己也缺乏經驗,和采購方那邊銜接也不太順利。

  想讓生活有規律,創辦種子APP

  盡管學人家做外貿不成功,但是賣班服每年還是有的做吧?然而,我并沒有繼續賣班服,而是開啟了移動互聯網創業。有的時候鹽科技作者會想,如果不從事移動互聯網的話,或許現在已經將班服賣到全國高校了。

  創業一直都很辛苦,有的時候為了趕項目會經常熬夜,不吃早飯,也很少有時間去運動,生活很不規律。實際上當時也知道像熬夜,久坐,不喝水,不鍛煉這些惡習對自己的健康有極大的危害。

  我曾經強迫自己每天早上6:30起床去跑步,堅持的還可以。后來身邊很多朋友會主動找我去跑步,她們說一個人跑很難堅持,有人陪著跑會比較有動力。

  當時我覺得很有意思,心里琢磨著如果像跑步學英語這樣的事情變成社交化運動的話應該會蠻有趣,也比較容易堅持。當那個時候我因為要參加全國的創業大賽,參賽的也是一個移動互聯網的項目,當時就想或許可以把這些想法融進手機應用,做出一款可以幫助人們培養健康生活方式的APP。

  后來我把這個想法拿去和我的室友討論,室友對移動互聯網有極大的興趣,總喜歡研究一些國外創新的產品和模式,當時他提出我們可以做一款綜合性的習慣管理應用,可以鼓勵人們早起,跑步,學英語等等,幫助更多人養成好的生活習慣。

  在創辦種子之前,我和他花了大量時間去研究習慣養成,目標管理以及健康類應用,我們發現當時國內還沒有一個針對習慣養成或者目標管理的社區或者服務項目,于是我們打算利用互聯網的力量通過社交的手段開辟一種新的模式,推出一款幫助人們實現自我提升的產品。

  為了對個人目標管理和習慣養成這個領域有更深的理解,做出一款能真正給用戶帶來長久改變的產品,我們參加了很多時間管理類的培訓,主動向時間管理領域和心理學比較權威的專家取經,有一次為了聽一堂時間管理的培訓課程,特意從廣州跑到北京。

  初戰折戟,團隊太大的教訓

  去年三月份的時候,我們畫好了第一版的產品交互圖。于是開始在中山大學招人做開發。

  因為自己思路也比較清晰,找人的時候能把項目說的很清楚,所以基本上交談過的都很感興趣。后面漸漸朋友也會給我們團隊推薦一些厲害的人進來,有的甚至是畢業好幾年的師兄師姐。就這樣,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組建起了一支規模龐大的創業團隊,光是技術和美工就有13個。

  一開始招這么多人是想要加快項目進度,不過因為當時給不了工資,有的只是一個想法和一堆愿景,招進來的人多數也是抱著嘗試的態度,不斷會有成員進進出出。

  由于當時沒有太多互聯網團隊管理的經驗,再加上成員多數是學生基因,難免眼高手低,很快問題就接踵而來。每個人對產品都會有很多自己的看法,比如功能上,視覺上等等,最開始想要把種子做一個基于習慣養成+問答幫助式的社區,后來覺得做用戶獎勵會更吸引人等等。

  當時經常會被各種新點子牽著鼻子走,對產品的概念一改再改。加上開學后很多人開始面臨著學業,找工作,實習等等壓力,多數人根本沒有心思全職創業,項目進度很慢。最開始的預期是三個月能出測試版本,當時都定了好幾次時間說要拿產品出來給用戶測試,連用戶都邀請好了,但是產品體驗相當不好,視覺也達不到要求,很難拿出手。

  那個時候很自責,意識到自己在團隊管理上出了很大問題。我和另外一個創始人壓力都很大,心里覺得內疚。一開始拉起了這個創業團隊,給了大家愿景,結果卻不如人意。當時還有成員跟我抱怨不公平,因為有的人全心全意在付出,有的人只是偶爾過問,投入不夠。自己也總想著找個機會把這事情挑明了:如果要把種子做好的話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專注,而且需要真正的創業伙伴。

  招兵買馬,重頭再來

  “既然是創業,我覺得這應該是我們全部的生活,沒有大公司的實習,沒有找工作,甚至沒有足夠的時間給你陪女朋友,認可的我們就一起干,不合適就走。” 12月份的時候我給大家拋出了這些話。

  離開的人有各種理由,留下的只有一個理由。

  不過團隊成員去留的結果也是在自己意料之中的,因為那個時候產品已經很清晰了,自己心里也比較有底,知道誰比較適合,誰可能不太行,當時其實是雙向選擇。

  很快,新的團隊組建起來了。留下的6個人四個是以前的成員,新加的技術是CTO以前在騰訊實習的同事,也沒怎么說,就是和大家把項目講清楚了,分好股權,分了下工,把時間規劃定好。大家都很明白自己的角色和自己想要的。股權和其他成員簡單協商之后,由我直接分配,大家沒有任何爭議。注冊公司也是直接拿家里的房產證明搞的,托家里熟人辦的。

  新的團隊一開始還是會走一些彎路。有的時候為了改一個產品細節,大家熬了好幾個晚上,突然覺得不對了,又得重新再來,盡管有時候彼此爭執不下,但就這樣磕磕碰碰的,產品也越來越成熟了。

  由于沒有收入來源,我們每天待在北亭一個堆滿報紙的工作室,十幾平方米的空間里只夠擺上六張辦公桌椅。工作室是我以前賣班服的時候租的,我們每天早上8點準時從中大出發騎車去北亭,有的時候為了趕進度,晚上經常不舍得回去,累了就在旁邊的報紙屋里躺一躺。每晚10點半搭最后一班公交車回宿舍,回去還得加班。工作壓力很大,條件也很艱苦,但是大家每天都很雞血。

  社交培育用戶,服務改變用戶

  隨著團隊熟稔起來,大家對產品的走向也越來越清晰。

  如今在健康管理領域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在進入了,關注健康生活以及習慣養成的APP主要存在以下幾種分類:

  第一類是重工具型應用:通過追蹤用戶每日行為,定期提供反饋數據,幫助用戶更好的了解個人進程,目前國內一些軟硬件結合商已經開始在做,比如健康穿戴設備等等。

  第二類是重社交型應用:通過同目標人群的鼓勵和監督,分享經驗,獲得獎勵等等,使用戶在堅持的過程中得到支持,這種模式國外有一些應用做的不錯。

  內測的時候我們發現,用戶在習慣養成的過程中,行為追蹤和社交鼓勵有的時候奏效,前期版本很簡陋的社交和工具功能很多人都堅持在用,多數用戶對這個概念是很認可的。

  不過長期來看,如果只是停留在用戶簽到、鼓勵、改變分享還是不夠的,產品需要和現實生活發生直接關系。比如,用戶堅持健身,實際上除了APP社區或者記錄工具,用戶更需要健身設備或者健身房。只有在健身房里鍛煉了,社區和記錄工具才會有價值。因此在搭建種子習慣養成平臺的同時,怎樣將更多的服務和現實場景導入才是更重要的一環。種子APP必須更加關注用戶在現實生活中所發生的改變。

  去年12月份的時候,我們嘗試和大學城的三所健身俱樂部合作,推出《健身去哪兒》21天改變計劃。當時我們發現健身房辦年卡的會員,很多人辦完卡卻很少去鍛煉。我們希望推出一次社交化的健身活動,鼓勵大家鍛煉身體。此外,這次活動也是我們對種子APP產品形態的一次驗證。

  在會員健身過程中我們除了提供場地和教練支持,還加了很多社交的元素,比如每一位參加的成員都會有各自的小組,可以號召大家一起健身,也可以互相監督鼓勵等等。在最后一天的改變分享會上,聽完會員講述他們的21天經歷,講述他們堅持健身的點點滴滴,突然覺得很感動,感覺我們真的做了一些對身邊人有意義的事情。

  那次活動一共吸引了400多名會員,也讓我們在線下第一次有了營收。之后我們又和shadow英語口語培訓機構進行了合作。

  2014年1月的時候我們上線了內測版種子APP,沒做過任何推廣,就吸引到了10000名注冊用戶

  2014年3月的時候我們和廣州慈銘體檢進行了交流,了解了他們對健康數據和互聯網產業結合方面的看法,如果可以合作的話,未來種子APP用戶行為數據和線下服務將會有更好的結合點。

  目前,種子還是處在起步階段,4月5號,種子官網將正式推出官方APP和網頁端Beta應用?紤]到推廣和開展線下活動需要大量資源,團隊也希望能夠尋求更多的合作和幫助。說到以后,我們希望能夠為用戶搭建良好的服務平臺,讓更多的人生活品質得到改善。

981游戏中心官方下载 七乐彩100期开奖走势图带连线 广东南粤风采好彩1 021博彩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 深圳风采35选7基本走势图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怎么去网上找客户 排列五内部软件 广东36选7什么电视台开奖 新和成股票股吧